最近台灣體育高手出走外國的新聞令人看了實在很難過,台灣政府就像是個無能地庸醫,只聽到病人喊痛,卻不知道該如何對症下藥,看似提出對策,事實上是無計可施也不願改變,又或者是看不起這項產業吧所以又如同以往,對病人採摸頭戰術,不論什麼病症一律只給止痛藥,止一時之痛,看能撐多久就多久,等下一次復發時,再給一次止痛藥,以為只要堵住病人的嘴就算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政府的無能,從毒奶風暴起到633跳票經濟政策到處理李慶安國籍事件等大大小小事件中可看出,更不用說延續至今的體育選手出走潮,新台灣老包社長也忍不住在最新專欄中提及這次的經典賽事台灣棒球慘輸的事件。菜鳥記者也忍不住向高傲的馬區長和劉揆說句,醒醒吧!人民選你們出任國家的要職是要你們做事不是享福的

 

斷線的風箏                                                                                                               老包2009.3.11.

親愛的讀者,在最近的文章中,我提到本土派掌握實權影響力者,視近親繁殖路線為特殊信仰,導致賴以成長茁壯的土壤,逐漸硬化為難以孕育生命的水泥地,而慘遭民主的大挫敗。而最近的熱門新聞中,除了扁家的司法案件,仍讓統派媒體沈浸於歇斯底里凌虐快感中的惡魔式操作外,就是世界棒球經典賽,台灣隊竟慘敗給屬C級水準的中國隊,如此令人意外的恥辱

台灣棒球隊在國外所表現的不堪一擊慘狀,已有不少人提出相當中肯的批判與檢討,可見我們社會其實是具有反省能力的,而其中就有人提到主其事的棒協,因權力結構的「近親繁殖」,導致球隊組合碰到對手就不堪一擊,這樣的看法也頗有見地。「近親繁殖」是我很早以前就提出的社會觀察指標,我很高興現在有不少人將它用在社會各領域的銳利觀察與建言,但在政治生態的演化中,我們更應有所著墨,才不會抓小失大,徒勞無功。台灣的體育活動在可預見的將來,並不可能變好,原因很簡單:自從陳水扁奉行近親繁殖主義,而導致本土政權覆敗後,馬英九及老K很輕易就取得一黨獨裁的絕對權力,其近親繁殖的信仰更為興盛,社會多元生命力已受到明顯的壓抑;體育活動是一種文化國力的展現,而在民主嚴重失衡的國境中,社會的光榮感逐漸流失,軟性國力也將逐漸萎縮。

在各項足以凝聚國人向心力的體育活動中,最重要的是觀眾的認同與民間企業的支持。我們的觀眾,近年來每天接受的是近八成強勢統派媒體,拿扁家司法案件在施以疲勞轟炸,形同羞辱台灣的民主多元經驗,少有空間可以建立共同的驕傲;而在民間企業方面,現在正是馬政府藉扁案大肆清算的肅殺期,原有的企業成就反而仿如一場惡夢,誰又能提升熱情去參與文化國力的養成?在雙重打擊之下,台灣的多元文化能量會受到壓抑,乃屬必然。而在觀看此次世界棒球經典賽的過程中,我也發現另一個詭異現象:台灣棒球隊一共打了兩場球,敗給中國隊之前,另有一場對韓國之戰(也是慘敗收場),我看到當時台灣媒體的預告報導,竟多數稱那一場球賽為「中韓大戰」;何謂中韓大戰?是中國隊和韓國隊的比賽嗎?事實是台灣隊出戰韓國隊,不稱「台韓之戰」,而稱「中韓大戰」,只因台灣隊打著「中華隊」旗號(正式名稱則是Chinese Taipei),但球隊參加國際賽,名稱或有其不得已苦衷,媒體在報導上卻可以有所判斷與選擇,為何卻要如此自我混淆?我看到甚至有一家號稱在立場上較親綠的電子媒體,也以「中韓大戰」來報導賽事,不禁有些傷感。難道親中立場的政權上台之後,多數媒體也受到非理性感染了嗎?然而我們都知道,媒體是以報導「盡力接近事實」為天職的,簡單的「台韓之戰」,硬扯成「中韓大戰」,卻很難自圓其說,也很可笑。

而這也讓我想到,近二十年本土政權建構的過程,有其脆弱的一面。李登輝在執政的十二年中,有很強烈的本土傳承意志,但留下媒體生態未及變革的缺角;八年的陳水扁時代,則被近親繁殖路線所五鬼纏身,其政權基礎的脆弱,任憑我們多麼懇切提醒,也喚不回早已走火入魔的靈魂。扁時代不僅媒體生態更為失衡,重要的國會生態也未曾爭取到過半能量,泛藍國民黨事實上並非真正處於在野地位,扁的執政就很像是放風箏式執政,他一個人高高在上,我們則在地面拉著風箏線和他苦苦連結,一旦風力停止或線頭斷裂,再優雅的風箏也會難看的摔落於地。總之,我們在地面上的人,早就很難迴避這個風箏終將摔落於地的難堪場面,而社會多元生命力的傷害,也將持續顯現。

在上一次的文章中,我曾提到林信義在扁政府的故事。這裡面還有另一個插曲:我記得是扁連任總統後,當時林信義剛離開內閣,受限於旋轉門條款,也很難立即回到民間企業任職,我在某一天有機會和當時的陳總統單獨會面談話,就向扁提到林信義受本土大報無理羞辱的不公,也提到國家應珍惜這樣難得的人才,我心想林已當過行政院副院長,若回鍋任一般部會首長也有不妥,就建議任命他去特殊部會,又是「直屬」總統的國防部當部長,一方面實踐民主國家文人國防部長典範,另一方面林的企業管理長才也有助國防體系的進步發展,且林的政治意識形態並不凸顯,也比較容易被接受,但卻可以達到「寧靜革命」效果。我當時還特別提到美國文人國防部長麥那瑪拉的成功故事,來印證一個大汽車廠的CEO,轉進主掌國防部的順理成章。扁聽完我的紙上談兵建議後,並未呼應我對林信義的稱許,只回應說文人國防部長及「管理長才的方向值得考慮(他說「可找一個MBA的」),當時我已知道林信義和國防部長之間的等號,似乎是不會出現的。

後來扁安排了一個嫡系的年輕人,去當國防部副部長,當時的媒體說是扁為「文人國防部長」的接班預做準備,我看到後內心直呼不可思議,因為這和我當時的建言實在差太多,簡直是台灣話所說:「種瓠仔生菜瓜」了。那個年輕的扁嫡系小伙子,後來當然沒當成國防部長,而去年扁將卸任之前,所爆發的所謂鐽震案,在國防部的資源分配中,竟牽扯到新潮流系領袖與扁「明目張膽」的合作,終於令我恍然大悟,原來我是那麼的自討沒趣,竟去直踩近親繁殖的地盤。不管如何,我無意在這個時候去揭扁或新潮流的瘡疤,相反的,我一方面提醒本土派重視近親繁殖之危害(竟可令人走火入魔到那種地步,政權都宣告提前潰敗了,還有膽去設立什麼鐽震公司,又讓派系的政治頭頭去主導,豈不是掩身盜鈴?)但最重要的,去除這個魔障之後,其實我們本來是有可為的,我們也不缺人才,只是再不能玩放風箏式執政遊戲了,還是用專業知識、人性邏輯好好打地基,建構為執政準備的偉大建築吧。三月七日台北有一場紀念雷震逝世三十週年的研討會,與會學者批判了一下民進黨,而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也在現場有所回應,我認為那是一場很有意義的互動。紀念雷震當然要檢討一下民進黨,因為雷先生是民進黨誕生的重要啟蒙者,當年他在蔣家獨裁軍事統治的淫威下,勇敢提倡組織反對黨論,因此換來政治牢獄之災,他的典範激發民主種子的散播與發芽茁壯,現在民進黨卻被扁一個人就輕易搞得「一蹶不振」(瞿海源之語),當然應該被檢討,也要虛心接受。

從與會自由派學者的憂心忡忡,其實我也看到李遠哲當初所說「民主嚴重失衡」之下,台灣知識界的惶恐不安。雷震當年以一介文人,竟可招惹獨裁政權如此痛下整肅之手,其背後的因素就是那個政權與中國的連結,而凡是與中國連結的,對台灣人來說,緊接著大概就是不安、被整肅,與自由空氣的日漸稀薄。雷震所面臨的蔣介石時代如此,如今的自由派學者,大概也嗅到了面臨馬氏王朝時代的不安吧?蔣家政權一直到蔣經國晚年,發生很多抗爭、國際關注事件後,慨嘆一聲「我也是台灣人」後,決定由李登輝接班,才逐漸放棄「與中國連結」的高壓路線,也交出自由民主大門的鑰匙,但今天馬氏王朝又重拾與中國連結路線,台灣的多元生命力難免會受到威脅。

可是我們也不必太悲觀,蔡英文的回應雖然有點文縐縐學者味,卻也令人覺得很恰當。她說民進黨其實已有檢討,「就是想嘗試改變,才會選出她這位非典型主席」,這樣的說法是有相當依據的,也具有一種自我省思的分寸在內。統派媒體或社會某些人,常拿民進黨要不要和阿扁「切割」的議題,來向民進黨施魔咒,我認為民進黨根本不必理會這個設計來讓該黨「狗追咬自己尾巴」的議題,因為若要論「切割」,在二○○七年民進黨舉行總統初選時,扁無所不用其極力挺的候選人,在黨員投票中被否決,而改由謝長廷出線,當時就已是一場經過民主程序的重大「切割」了(多場電視轉播的民主辯論,與派系動員後的火拼結果)。試想,當時扁還是在位的總統呢,民進黨員已用集體意志表達了對他的「制裁」,這個政黨豈非沒有可愛之處? 同樣的道理,我也要對某些人常提到民進黨執政時「沒做好轉型正義」,以致失去政權的說法,提出我的見解:我認為那是因果關係的誤解,也是見樹不見林的脆弱見解。因為本土政權的存在,正是最大「轉型正義」;在中國人因素尚存的社會,政權雖非社會的全部,但卻足以摧毀社會多元文明生命力。本土政權的建構,中央執政、國會席次與媒體生態三足鼎立,缺一不可,任何一足之缺,都是喃喃自語而已。

我最近聽說蘇貞昌有可能要參選台北縣長,就覺得民進黨漸漸在排除陳水扁惡夢因素後,要有較好的發展了。當年我嗅到阿扁與新系有意利用蘇貞昌出來「卡」謝長廷,將要惡鬥謝(時任閣揆),而山雨欲來風滿樓時,曾好意寫信給扁,提醒他何不讓民進黨大團結,先說服蘇去參選二○○六年的北市長改選,以化解所謂「四大天王」之亂──四大天王之說,本來就是典自太平天國覆敗的詛咒,民進黨人竟也照單全收──未料此文反而讓扁得到鬥謝的創意,閣揆謝下蘇上之後,就強迫謝去參選北市長了(我又一次的「種瓠仔生菜瓜」)。天可憐見,我的建議是有建設性的,蘇當過北縣長,參選院轄市的北市長,也是一種提升,在大團結下,其實也有可能當選。但扁的強迫謝參選北市長,卻很血腥,因為謝已當過兩任院轄市長,且剛被撤閣揆之職,再選院轄市長,任何人也知道是一種內部政治惡鬥的結果,已背離人性共鳴,是破壞性的布局,而不可能符合內部及社會倫理。現在繞了一圈,蘇若願意回頭在北縣耕耘,也算是為當時扁所帶頭的亂點鴛鴦譜,有所救贖,幫助民進黨「重整旗隊」吧。

總之,我們已為扁當時的放風箏式執政,付出那麼大的代價,接下來的日子,就從「歡喜做,甘願受」打好地基開始,好好經營自己吧,以便有能力和中國連結的惡勢力抗衡。下次再談。

 

 

 

 

 

 

創作者介紹

菜鳥記者週記

wei04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