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事件為台灣人上了珍貴的一門課,如果可以選擇,相信沒有人願意上這門課,因此有些人認為既然事件發生了,「受害者就應趕緊走出悲痛,不該再停留在悲情中」。受害者的確有必要從陰暗走向陽光,但台灣社會不應該刻意忽視「加害者」的責任,更不能以「撕裂族群」為由,禁止被害者追求真相與求償,若一味要求被害者不能怎樣、不能如何,社會就達不到應有的公平與正義。

再者,現在最可笑的是,喊著二二八可能「撕裂族群」、反對追究責任的人,竟是當年的加害者,而國民黨主席馬英九也把二二八定義為「官逼民反」,又再次把責任推給受害者,就是因為「你們反,我才鎮壓,我才屠殺」,但有很多的受害者根本「沒反」,就被殺了,難怪二二八的受難者與受難者家屬會憤慨要求,「加害者未道歉之前,請閉嘴」!

楊金源(受難者)二二八更勝天安門


一九四六年十月十七日,自「祖國」來的三千名士兵、公務人員與官員在基隆登陸後,陸續前往台灣各地駐紮。家住花蓮的楊金源就和其他台灣人一樣,歡慶回歸「祖國」懷抱,並提供剛駐紮在花蓮的陸軍、憲兵與公務人員的各項生活需要。一九四七年緝煙血案爆發後,楊金源依舊運送米、菜與豬肉,希望那股對立氣氛不要擴大,也期望自祖國來的同胞能了解台灣人的善意,不要打台灣人。


四月初,楊家突然來了幾個帶槍的兵,硬把楊金源抓走,罪名是他加入有造反意圖的「三民主義青年團花蓮分團」。往後一整年的時間,楊家四處奔走設法救出楊金源,直到富裕的楊家允諾情治單位的條件後,楊金源終於獲釋,而楊父則是以人力車把奄奄一息、遍體鱗傷的楊金源拖回家。


二○○六年二月十九日,《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正式出爐,生還者楊金源表示,「太晚了」,就算國民黨要道歉也太晚了,不過至今國民黨卻沒有人出來為他們的殘忍暴行道歉,而蔣家第三代蔣孝嚴就別再硬拗什麼手諭證據,「多講只是多漏氣」。


楊金源指出,現在台灣社會只想到二二八的受害者,並求要受害者以寬恕的心來看這個歷史事件,卻忽略加害者的應有責任,但是加害者必須承認錯誤、出面道歉之後,這整件事才能和解,而且只有台灣社會真正瞭解這段歷史之後,不幸的歷史錯誤才不會再次上演,得來不易的民主才能持續下去。


楊金源今年八十八歲,已移居台中,雖然二二八事件已過六十年,但曾被打斷的肩胛骨,每逢下雨、季節變化必定陣陣酸痛,那段被刑求的惡夢卻怎麼也忘不了,他淡淡地說:「你知道嗎?二二八比天安門還嚴重」。


林黎彩(受難遺孤)盼續追真相懲元凶 


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在台北發生的緝煙血案傳開後,三月二日,高雄各地開始有一些零星暴動。戰後擔任苓雅區長、新生報高雄印刷廠廠長的林界,應高雄市長黃仲圖之邀,一同和參議會議長彭清靠(彭明敏父親)等七人,在三月六日前往壽山與要塞司令彭孟緝談判,希望士兵停止開槍掃射民眾。不過,沒人料到這竟是一場「假意談判、計誘民間領袖」,林界因此遇難。此後林家幾乎每天遭受警察、軍人查訪、刁難,其妻胡錦華喝鹽酸自殺,留下二女。


林界的二女兒林黎彩指出,父親上壽山後就再也沒有回來,母親堅持「人死見屍、活著見人」,因此四處尋找父親的遺體。她曾聽母親說過,要塞前的某個處埋了很多人,於是母親、幾個親戚和土公仔姑且一試上山尋找。瓦礫堆挖開後,先看到一節手指,接著用手小心撥開後,看到一具面朝地下,手腳反綁,後背開槍的屍體,當屍體拉出翻過來後果然是林界,而且遺體開始腐爛了。林黎彩說,當大家哭成一團時,父親的遺體竟七孔流血。


她表示,這是遲來的正義,絕不能出了一本報告後,就草草了事;國民黨認為追出二二八的真相會撕裂族群,但那是國民黨不願面對真相的說法,而蔣孝嚴對這本報告會抓狂,是因為他急急忙忙從姓章變成姓蔣,現在歷史真相呈現,當然無法接受。


此外,林黎彩指出,一九九五年通過的「二二八補償條例」,首重追查真相,依序才是追懲元凶、列入教科書、舉辦相關紀念活動,最後才是賠償,但現在國民黨卻把賠償擺第一,讓社會誤以為用錢就可以擺平,因此期待政府把財團法人的二二八事件基金會改為行政法人化,繼續追查真相、追懲元凶,台灣人也才有機會記住歷史的教訓。


周振才(受難遺族)求償讓國民黨負責


一九四七年三月八日,國民政府軍隊第二十一師先遣部隊抵達基隆後,警備總部宣佈戒嚴,接著三月十日,基隆要塞司令史宏熹奉命展開「綏靖工作」,一群兵直闖基隆市參議會議員楊阿壽家中抓人。楊阿壽剛好外出,但二個二十多歲的兒子周金波與楊國仁在家,於是直接把二個年輕人帶走。經過楊阿壽妻子的打探,終於找到大兒子周金波,於是用一桌巾的鈔票去憲兵隊贖回周金波。不過,另一個兒子楊國仁就沒那麼幸運,有一天楊國仁的屍體在基隆海邊浮出,猜測可能是被打死後丟入海中。


楊阿壽的孫子、周金波的兒子周振才表示,「當時兵仔真正是要抓就抓,阿公在日本唸書時還是國民黨的創黨元老,黨證第八號,只因為是台灣人,兵仔才會來抓他,所以阿公『跑路』一年多,而老爸被關二次,不過後來透過國民黨人士求情,阿公寫悔過書之類的,我們家後來才能平安度過。」


周振才認為,《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寫得不錯,教授、學者寫的文章都是有證據,不過二二八歷史至今仍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很多人死得不明不白,也沒有真相,因此希望這段歷史能更清楚、更明白。


他說,身為受難者家屬不想拿錢,但他非常贊同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陳儀深的求償想法,因為刑事與民事訴訟是形式上的意義,也代表國民黨有責任對歷史負責,但廣義的說,二二八歷史事件的受害者是全體台灣人民,所以更應把二二八編入教科書,讓台灣人了解自己的歷史。


陳重光(受難家屬)K黨不認錯求原諒


陳澄波,一名自喻為「油彩的化身」的畫家,揮舞著熱愛台灣的彩筆,他為台灣留下一幅幅真實自然的畫作,他認同台灣,所以他的創作中流露出對鄉土的關懷,熱切地想將台灣的一切美好呈現世人面前,卻因為二二八事件的發生,殘害了一個一生關愛台灣的生命。


一九三四年,陳澄波與李梅樹等人創立「台陽美術協會」推動台灣的美術運動,頓時成為台灣民間最大的美術組織;同時以一名專業畫家的身分參加歡迎國民政府籌備委員會,擔任副委員長,展開他的參政生涯。然而一九四七年,時為省參議員身分的他,帶著熱忱的心,為嘉義市民,帶著油、鹽和蔬菜,掛上代表和平的白旗,想要去慰問甫來台的國民政府軍,試圖與國民政府軍做溝通,避免因為民情不同導致衝突。


誰料「二二八」事件爆發,陳澄波反而因出面與政府軍隊協商維持治安事宜,在北迴歸線一帶被捕,國民政府軍未經審判,就擅自以鐵絲綑綁陳澄波,將他拘禁在嘉義水上機場長達兩個星期,三月四日送到警察局、三月二十五日被押至嘉義火車站廣場逕行槍決。


當時為大學生的陳重光,回憶起父親遇害的過程,依然悲痛不已、無法忘懷,看到《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中,指責蔣介石應負最大責任,陳重光大表認同,但他更希望歷史的悲劇不能被遺忘,過去國民黨政府抹黑二二八事件為叛國、族群對立的說法,讓受難者家屬承受莫大罪名,他要政府重視人權、維持民主政治的秩序,對於承諾受難者家屬的事情,也要說到做到。


另外,陳重光認為,在黨國一體的時代背景下,國民黨也該負應負的責任,因為二二八事件不只有受害者,隱身於背後的加害者,總是轉移焦點,又要求原諒,陳重光不解,既不承認錯誤,又何來原諒之說,可見國民黨至今還未受到教訓。


鍾逸人(受難者)追元凶刑民事責任


 鍾逸人,一九二一年生於台中州大屯街的「石頭灘」,和謝雪紅是鄰居,小時候謝還曾經背過他。二二八事件發生後,他和謝雪紅等人組織二七部隊,由他擔任部隊長,並進入南投埔里山區和國府第二十一師對抗。於一九四七年四月底被捕,因被認為與謝雪紅共謀,被依唯一死刑的刑法一百條首謀內亂罪起訴,後來卻被判刑十五年,他放棄上訴。


一九六二年他的十五年刑期屆滿之後,他在綠島又被管訓了二年,在一九六四年二月才獲釋。獲釋後和等了他十七年的未婚妻林玉扃女士結婚。著有《辛酸六十年》一書。


二二八事件二七部隊部隊長鍾逸人表示,二二八事件的首惡元凶是蔣介石,這是早就知道的事實,只是沒有能夠提出具體的證據,使得這個說法較缺少說服力,而這次經由學者、專家共同拿出蔣介石當年的命令、電報等證據,證明蔣介石正是事件的幕後元凶,終於使真相大白於世人面前,容不得國民黨或蔣家後人不承認。


他說,二二八事件的責任報告出來,事件的歷史責任得以釐清,那些下令屠殺和直接受命執行屠殺的人雖然現在都已過世,但絕對有必要正式追究他們的刑事和民事責任,才能給受難者和家屬一個交代;有人說,已過了二十年的追訴時效,無法再追究相關人等的刑事和民事責任,這種說法不正確,且二二八事件的追訴時效,不能以普通的刑法、民法的時效來看待,而是應從釐清責任的現在,開始起算它的追訴時效。


鍾逸人強調,相較於韓國的光州事件,二二八死傷的人數遠超過光州事件,而光州事件的元凶早已判刑,且每一受難者也都得到折合新台幣三千多萬元的賠償;因此對於蔣介石等人,濫殺無辜的行為絕對要追究刑事責任,在民事部分則要求國民黨和這些人的子孫認錯道歉,並向國民黨索取賠償。


黃金島(受難者)蔣介石確實是元凶


 黃金島本名黃圳島,一九二六年生於台中州南屯,一九四一年留學日本,本來想學醫,卻在第二年陰錯陽差成為日本海軍部派到海南島的技術士,並加入海軍成為第四海軍陸戰隊志願兵。終戰後,黃金島被中國關入戰俘營,後來乘機逃脫,與台灣同鄉集資僱船回到台灣。


回台半年多便遇上二二八事件,他加入二七部隊,指揮埔里烏牛欄戰役,以三、四十人和國府二十一師數百軍力鏖戰。兵敗後逃亡六年,於一九五二年被捕,關了二十四年,一九七五年獲釋。出獄後持續關心台灣民主運動。著有《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一書。


二二八事件二七部隊埔里烏牛欄戰役指揮官黃金島表示,報告指蔣介石是二二八事件的元凶,是千真萬確的事,因為當時中國的黨政軍都一手抓在蔣氏一人手裡,如果不是老大點頭下令,誰敢調派軍隊?誰又能夠調動軍隊?關於這些歷史真相,都有具體的文書史料可以證明,是絕對不容國民黨或是蔣家後人空口狡辯的。


黃金島指出,蔣介石是下令派兵屠殺台灣菁英的元凶,而陳儀、柯遠芬、彭孟緝等人,則是執行蔣介石屠殺命令的劊子手,二二八事件發生至今已經快要六十年了,事件元凶蔣介石以及這些劊子手的子孫,卻從來都沒有出來向二二八事件的受難者和家屬道歉,反而是與事件本身無關的李登輝代表政府道歉,說起來實在荒謬。


他認為,蔣孝嚴一心只想做官,不但忘了殺母深仇,而且還認賊做祖,和他的哥哥章孝慈比起來,真是差太多了。當年章孝慈還在世時,選擇跟二二八的受難者和家屬站在一起共同哀悼,祈禱悲劇不再發生;現在的蔣孝嚴不僅顛倒是非,而且竟揚言要控告二二八基金會並且求償五十億元,莫非是吃定台灣人太忠厚老實、太好欺負?

創作者介紹

菜鳥記者週記

wei04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