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閒了好久的部落格,確實是菜鳥記者偷懶啦!因為菜鳥記者正陷入冬眠期~~~不過,今天要跟大家分享老包的最新力作—「節奏感的必要」。


weiwei和老包社長.JPG 

 

先來介紹一下老包好了,老包是誰?他是新台灣週刊的社長,如果你是新台灣的讀者,那你一定對老包很熟悉,沒看過新台灣的人沒關係,可以上新台灣的網站www.newtaiwan.com.tw仔細瀏覽一番。過去新台灣週刊中的老包專欄一直很受讀者歡迎,主要還是他對時政的分析十分的有見解,且獨到。

 


 

在這裡我就簡單的介紹一下老包。十六歲是什麼樣的年紀?這時候的菜鳥記者不過是個高一生,每天除了應付上課,考試外,就是和同年齡的朋友享受快樂的青春年華,誰會想過有什麼樣的大夢想?一切等考上大學再說吧!但十六歲的老包處在那個戒嚴且只有兩大報的年代,寫的小說已經刊登在中國時報的副刊上,這在當時是何等利害的事(四、五十歲以上的朋友應該能體會),從這裡就能看得出來他受過嚴謹的文字訓練,當他十八歲時,就已經能暫時告別文壇。就一個年輕小毛頭來說,有如此的文筆是多少大人望塵莫及且忌妒的。

 

之後,老包曾投入商界,從事進出口貿易,當他三十五歲之際進入自由時報擔任副刊總編輯,讓自由時報的副刊晉升為第三大報之名,在此之前,自由時報不過是如同派彩報(報名牌的報紙)的地位一般,他也在那時化名為老包,開闢了老包專欄,以犀利的文筆來批評時政,深受讀者的喜愛,接著在自由時報外電新聞版擔任總編輯後離開了自由時報。

 

離開自由時報後老包被網羅進入黑白週刊三年,並在觀察台灣報禁解除與社會情勢,投入成立新台灣週刊,至今共663期。最後新台灣不得已才暫時停刊,(讀過菜鳥記者寫的「weiwei週記開幕」一文者,就知道原因) ,在新台灣停刊後,老包為了實踐之前對讀者的承諾,再度提筆寫專欄,最新力作「節奏感的必要」在這裡,菜鳥記者與大家分享。

 

 



節奏感的必要

                    老包2009/01/14

                                         

久違了,親愛的讀者;「新台灣」暫時停刊後,從答應為大家寫沒有實體雜誌的「素人專欄」後,我就陷入一種心境的兩難。一方面我想讓自己完全抽離時效性新聞的牽絆,另一方面我又為曾經許下的承諾而難以割捨,一個多月後,終於下定決心提筆了──有別於以往,我將嘗試以第一人稱來寫作,就像在寫信給您,但這樣的敘述節奏仍然讓人很不習慣。

 

我是一個很重視生命節奏感的人,十六歲那一年(一九六八年)開始在大報定期性發表文章(小說),也以特有的節奏感取勝。三十五歲以後,我在自由時報撰寫老包專欄,更不吝以節奏感心得提醒本土派民主運動人士,要以這一樣利器創造台灣特殊的民主奇蹟。一九九二年國會改選,私下透過民進黨高層人士,建議他們以「三反三要」的戰鼓節奏,迎戰一黨獨大但內部矛盾重重的國民黨,民進黨中央欣然接納,全黨團結、鬥志高昂。那一年民進黨在國會的席次,取得空前勝利。

 

民進黨的領導菁英,最不懂領導藝術,也最不懂政治節奏感的人,應屬陳水扁。這可能和他只看教科書、不愛聽音樂、不愛看電影、不喜歡文學藝術的性格有關。阿扁是一個容易把花俏當成主流、當成瑰寶的淺碟型政治人物,從羅文嘉身上,約略可以看到阿扁的另一面。一九九八年,阿扁競選連任台北市長失敗,該贏未贏,支持者為了安慰他落敗的沮喪心情,異口同聲說他是非戰之罪,因為台北城的族群城牆太剛硬了(指外省人只支持外省人),久而久之,這種安慰劑竟成為偽真理,也讓阿扁找到失敗的藉口,從而不必去探討失敗的真正根由,他北市四年執政敗筆,也就被大家略過不提。

 

總之,那四年也是亂沒節奏的執政經驗,連最具本土意識的台北老社區都起而反對他怎會是「非戰之罪」?那四年,我們的中肯建言他都聽不進去,儼然新貴族,某統派大報是他最麻吉的兄弟兼導師,但馬英九半路殺出挑戰他的連任之路時,這一家統派大報立即翻臉投向馬營,轉身砍向阿扁!然而上帝就是喜歡拿我們開玩笑,在阿扁尚未痛定思痛,來不及檢討自己的政治生命敗筆時,就把他推向了公元二千年的總統寶座!坦白說,以當時的情勢,民進黨若推出其他一軍人選(譬如陳定南、謝長廷、尤清、蘇貞昌、葉菊蘭等等),照樣會當選,但這畢竟是一種福分。這裡要說的是,當時的本土派節奏感,是掌握在李登輝手上,是李登輝間接促成了阿扁當選總統(李堅拒連戰找宋當副手搭檔,使連宋分裂;更在選戰末期,使盡渾身解數,以國民黨特有的綿密組織戰略,穩住連戰二成以上鐵票,使其不致流向聲勢極旺的宋楚瑜,連不致崩盤,民進黨就坐收漁翁之利了)。

 

阿扁第一任總統時代,執政節奏也是習慣性亂沒章法,這裡試舉一例即可看出這人像我們在當兵時,有某些阿兵哥特別令人頭疼,答數踏步時,總分不清「一、二,一、二」所指涉的意涵(啊,阿扁沒當過兵)──公元二千年民進黨初嚐中央執政喜悅滋味時,乃朝小野大之局,國民黨主席連戰處在敗選失去政權的沮喪中,以國會多數杯葛國政,但當時為了台灣的整體發展,以及國家競爭力的推展,有識之士皆力促朝野和解,要求阿扁總統向連戰誠意示好,不少本土派政商人士也去遊說連戰伸出友誼的手,連李登輝也加入勸說行列。不久,這重要的勸說工程達成了,扁連會終於來到!

 

理論上這是首次政黨輪替、政權和平轉移後一個關鍵的里程碑,本土政權的傳承與建構思維,都應被納入這一項重要的儀式中,然而那一天我們看到了什麼呢?我們看到的是阿扁總統在與連主席虛應故事、達到鎂光燈聚焦效果後,竟立即翻臉,在連戰前腳剛離開,他就轉身安排一個打連戰一記耳光的劇碼──突兀宣布停建核四 這一招令人措手不及的執政傲慢,種下了其後國民黨開始全面抵制民進黨施政的惡因,也促成了其後國親聯盟,泛藍集結,而有二○○四年的連宋配出戰阿扁的戲碼。

 

二○○四年總統大選,阿扁能夠險勝而連任,主因是對手連戰本就是個「魯肉卡」(在上一次選戰只得到第三名),再加上「新台灣周刊」一再鼓吹阿扁要找李登輝合作,以營造「台灣人大團結」氣勢(我們的本土大報在這一方面是始終袖手的),本土派大老(譬如黃昭堂等人)也有同感,大家費盡苦心去「包圍」阿扁,最後才搞出二二八牽手護台灣運動,勉強拉出節奏感!但這過程實在很令人感慨,因為阿扁顯然是很被動而不太情願的,再加上圍繞在阿扁周遭受扁重視負責選戰操盤的新潮流派系從中作梗,那一場百萬人牽手護台灣運動還差點辦不成呢。總之,順理成章的美事,在阿扁身上總會出現變數,因為他是屬於那種不會踏步答數、天生沒有節奏感的人。

 

連任後的阿扁,其執政節奏之混亂就更不用多說了,光是一個在年底喊「正名、制憲萬歲」,到了下個上半年就翻臉稱「正名制憲,自欺欺人」,又捲起袖子主動找李登輝幹架的故事,就令大家又飽又醉了,現在還在延燒,被馬政府拿來當清算題材的金錢醜聞,也不過是全無節奏感的其中一環而已。不管如何,我在論述掌握節奏感乃人生重要的密碼,我們現在期待本土派再起或能復興本土政權等等,這個元素都不能被忽略。下一篇文章,我將延續這個話題,談一談「單純就是美」──二十年來,我一直在提倡的另一道健康美食,這一切,都是期待我們能夠重新振作起來,雖然如今的我,也很需要朋友的鼓勵呢。再見囉。

 

 

創作者介紹

菜鳥記者週記

wei04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